幸福宝无限观看

() 哪来的?

这个问题不是为难我这个小可怜吗?

王八蛋给败家用的。

这怎么说?

别的妖精都只知道这东西对他们有用,但并不知道叫什么。

可雪渊直接叫出这玩意的名字……

初筝垂眸,对上雪渊的视线。

小狐狸眸子湛亮,火红色的瞳孔,宛如宝石一般,镶嵌在眼眶里,灵动清澈。

“你知道这是什么?”

“哼,我当然知道。”雪渊骄傲的挺了挺小胸脯:“我可是凶兽,洪荒期就存在,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。”

“那你知道万竹死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红色毛衣美女冬日写真清纯可爱

小狐狸瞪初筝一眼,这臭不要脸的人类,故意和自己作对的吧。

初筝无辜。

不是你说什么都知道吗?

怎么还瞪我?

“你再跟我提万竹,我就……”

“你就如何。”

“我就……”他现在这样,也不能对她做什么,小狐狸一咬牙:“我就咬你。”

说完,小狐狸龇了龇牙。

露出凶狠的小表情。

……很有凶兽的样子。

“哦。”初筝摸他脑袋:“你好厉害。”

好人卡要夸。

要不要在鼓个掌?

“……”雪渊感觉到无形的羞辱,心底悲愤。

狐落平阳被人欺啊!

他堂堂一个凶兽。

竟然要沦落到这个地步。

气死他了!

“不要转移话题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仙灵叶早就灭绝了,你哪里来的?”

仙灵叶是洪荒时期的产物。

生长在灵气最盛的地方。

每一片叶子都蕴含有灵气。

因为数量稀少,所以即便是在洪荒时期,都十分珍贵。

初筝:“……”到底是谁在转移话题?

不过这破叶子,都灭绝了吗?

王八蛋哪里搞出来的?

初筝解释不了,便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就有。”你能耐我何。

“……”小狐狸能屈能伸:“你还有没有。”

仙灵叶能让他恢复得更快。

管她哪里来的,有用就行。

“有。”

“给我。”小狐狸望着初筝。

初筝打量他两眼:“给你可以,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小狐狸两只小爪子交叉,挡住胸前,警惕道:“我告诉你,我不卖身的!我是有身份的凶兽!”

你是有身份的凶兽。

我还是有身份的神仙呢。

初筝:“你以后得听我的。”

听她的……

这和卖身有什么区别?

但是……

靠他自己恢复,不知道何年马月去了。

小狐狸咬咬牙,讨价还价:“你不合理的要求,我有权拒绝!”

初筝沉默几秒。

小狐狸眯着狐狸眼,盯着她。

本以为她会说不行这类的话,谁知道她认真的问他:“什么是合理,什么是不合理。”

合理不合理,对于不同的人来,也有不同的衡量标准。

“……”雪渊哪里能料到初筝如此正儿八经的问,他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雪渊思索片刻,气呼呼的道:“反正……不能让我做我不喜欢的事!”

初筝:“比如?”

雪渊:“不许摸我尾巴。”

初筝十分冷静的提醒:“这是我做的事,不是你做的。”

凭什么不让摸。

你不是我的好人卡吗?

不摸好人卡摸谁的啊!!

雪渊:“……”

好像有道理……

雪渊重新打个比方,等打完比方,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解救自己的尾巴,那叫一个气。

初筝将仙灵叶给他,她身上其实也不多,就是王八蛋发布的那两个任务的来的。

雪渊抱着仙灵叶,吃草吃得极其乐意。

痕生老早就看见他们两个,结果初筝和雪渊在那边站很久,此时才过来。

痕生本能的畏惧雪渊,说话都忍不住哆嗦:“大……大人。”

刚才那山里面发生什么事了?

山都塌了……

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初筝有点奇怪。

“我……我还没拜你为师。”痕生壮着胆子,视线不敢看雪渊。

顶着羊角的少年,莫名的有几分可爱。

“我不会收你为徒。”初筝冷漠的拒绝:“别再跟着我。”

“大……大人。”

小狐狸眯着眼打量,不怀好意的道:“虽然肉少了点,但是看着很美味,不如给我吃?”

痕生吓得腿软,好不容易稳住身体,屁股后面的小尾巴都露出来了。

这也是雪渊此时受伤的原因。

身上的气息比较平和,不然痕生此时早就被吓回原形。

初筝认真脸:“吃草健康。”

小狐狸瞪初筝一眼:“……”

他是凶兽!

凶兽吃什么草。

初筝拒绝痕生跟着,仗着自己有实力,几下就把他甩开。

小狐狸把初筝当座驾,很不客气的指挥她:“去人多的地方!”

初筝看他一眼,没有理会。

雪渊拿爪子挠她:“听见本尊说话没有?去人多的地方!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吃啊。”雪渊理所当然:“我是凶兽,吃人才是我应该做的!”

“以后吃素。”吃人什么的……太凶残了。

还好麻烦,被人追得到处跑。

不好。

吃素比较安。

雪渊:“……”

你让一只凶兽吃素?

你把凶兽当什么!

不管雪渊怎么气愤,初筝都不为所动。

任你狂风骤雨,我自巍然如山。

雪凶兽渊:“……”

等、等我恢复,再找这个臭不要脸的人类算账!

先记着!

入夜。

小狐狸被初筝抱着撸毛,他捧着仙灵叶苦兮兮的啃。

就算这东西对自己有用,可是也太难吃了。

没什么味道不说,还有点苦……

他堂堂的一只凶兽,为什么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这不怪他。

都怪这个臭不要脸的人类。

竟然敢这么对他……

小狐狸视线瞄到初筝手腕,獠牙露出,张口就咬下去。

牙齿刺破皮肤,鲜血的味道,让小狐狸幸福的眯起眼,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。

初筝只是垂眸看他,没有制止他的行为。

小狐狸这次有分寸多了。

差不多就收起獠牙,舌尖在她伤口上舔了舔,冒血的伤口,瞬间被止住。

小狐狸在初筝怀里打几个转,然后找到舒服的位置趴下去。

吃饱喝足……就该睡觉了。

小狐狸乖巧的伏在她怀里,哪里有半点凶兽的样子。

初筝舒舒服服的抱着它,望着虚空神游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